张亚东谈摄影:飞亚达“时光勋章”摄影师颁奖盛典

光阴定格,如爱永恒



“时光勋章”——“最佳电影摄影师奖”;致力于关注摄影艺术的著名音乐人张亚东,荣获飞亚达2014年度“时光勋章”——“最佳星光摄影师奖”。

“时光勋章”,记录爱的永恒瞬间

当我们面对一块腕表时,我们看到了什么?面对一张照片时,我们回忆了什么?面对一段影像时,我们想到了什么?其实我们面对的都是瞬间,也是永恒。

时光里的大爱——“时光勋章”最佳星光摄影师:张亚东。作为著名音乐人与“新晋”摄影师,在他的镜头里更多了一种心灵的律动。张亚东携手飞亚达前往云贵地区,为贫困地区学生定格最纯粹无邪的笑容。“摄影可以把时光凝固,可以把美好的时间记录下来。小孩最单纯,也最刚毅,因为他们无所畏惧,所以跟他们在一起会很开心。”张亚东感言到。

时光里的爱情——“时光勋章”最佳平面摄影师:荣荣。说到摄影艺术家荣荣的作品,不能不提及宛如双生的妻子:日本摄影艺术家映里。他们从邂逅到共同创作,他们用影像倾诉爱与被爱的纯美,荣荣拉着映里的手,笑着说:“摄影,是我们的全部。这就是缘分,是摄影带给我们的缘分。”也是摄影记录了他们的爱,并让他们爱的瞬间凝固成永恒。

时光里的亲情——“时光勋章”最佳电影摄影师:周书豪。作为旅居欧洲十二年的著名电影摄影师,周书豪用作品表达对家与亲情的思念。正在上映的电影《亲爱的》好评如潮,他以细腻真实的拍摄手法,剖析现代社会下的家庭关系,用独特的镜头角度讲述着:时光之中,动人心者,莫过亲情。



光阴定格 如爱永恒
 
时间的流逝把你我都囊括其中,腕间的温情聆听我们之间共同的瞬间。我们在瞬间中明白了‘永远’、‘心’和‘灵魂’的意义之所在,这就是爱。飞亚达将爱化为腕间信物,不仅仅是一枚腕上时计,更蕴含一种人生态度,将美好光阴定格,如爱永恒。

著名音乐人张亚东致力于关注摄影艺术,荣获“最佳星光摄影师奖”。YOKA男士网独家专访了张亚东,他告诉我们,去努力做一些不擅长的领域的事情,并获得奖项,很开心!



张亚东接受YOKA男士网专访

YOKA男士网:参加本次飞亚达时光勋章的盛典,您的心情是怎样的,跟我们分享一下好吗?
张亚东:其实你知道我的新的一篇开始了,因为我从来参加的都是音乐盛典,第一次参加这种摄影类型的盛典,觉得还挺开心,我觉得我自己依然年轻,依然有精力去做一些未知的事情,去努力一些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所以我觉得很开心。
 
YOKA男士网:最近你也跨界当了一把摄影师,为简迷离这个乐队拍摄了他们的封面,也为《ELLE》杂志拍摄了一些音乐人的封面,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喜欢摄影,并且想要跨界玩一把的?
张亚东:有四五年,五六年这种,但是近期可能变得比较狂热,因为现在照片容易嘛,都是数码的,大家都容易拍,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今年开始,我开始转向最古老的方式,开始玩胶片了,主要是我自己愿意花一些时间和精力,去研究一些我不了解的东西,在那个过程里我觉得也是使自己保持活力和年轻的一种方式,你不能一直在你懂得的领域里,你会慢慢老,你得去一点你不懂得的领域里面,你觉得会一直保持那种求知欲,还挺有意思的。
 
YOKA男士网:拍摄了一些音乐人的封面,您出了一本书,叫《初见既别离》,我们看到收录的都是您在各国旅游时候的一些照片,您个人关注人像摄影多,还是风景摄影多?
张亚东:我是喜欢人像摄影,这也是被逼出来的。

YOKA男士网:您觉得摄影带给您真正的意义是什么样的?
张亚东:打开自己,去观察别人,因为对我来说,我做音乐从小就是关门练琴,长大了以后就是录音棚里面,写歌都是一个人待着,其实我个性比较独,我是一个喜欢一个人待着的,拍照片让我接触更多人,去观察我原本不太关注的那个东西,我觉得这对个性或者说工作的那种是有很多改变的,我还挺喜欢这种改变的。
 
YOKA男士网:也就是说您在除了关着门练琴,玩音乐的时候,其实摄影是一个您放松心情的状态?
张亚东:对,一个方式,换一个生活方式去了解更多我不了解的东西。
 
YOKA男士网:我们都知道飞亚达是做腕表的一个品牌,时间这个词在您心中意味着什么,或者说您个人是不是对个人的时间是特别有把握、有规划的?
张亚东:我觉得时间首先珍贵吧,是最珍贵的东西,再有我觉得确实,尤其到了我这个年纪,可能会觉得时光飞逝,开始一切都变快了,不像小时候觉得,哎呀,放个假,等个放假觉得漫长无比,好像等几十年才放一次假一样,现在觉得,啊,一年怎么能这样就过去了?就是这种,所以觉得时光珍贵,愿意把更多的时间去做有意义的事情,去做自己开心的事情,真正想要做的事情,确实希望能不浪费。

YOKA男士网:飞亚达摄影师系列是将摄影的一些元素融入到了腕表里面,您个人喜欢这个腕表吗?
张亚东:很喜欢。
 
YOKA男士网:您从小梦想的职业是什么,您刚才也讲到一直在做音乐,其实小时候每个人都有梦想,您有没有想过去做一些别的事情?
张亚东:我就特别想当摄影师,之后我是一直在一个照相馆,我有一个朋友开照相馆,一直跟他那个照相馆玩儿,小时候曾经想过开一个照相馆,但是做音乐,也想过当画家,我喜欢画画儿,也是学了很多年,但是我觉得做音乐能够做到现在,对我来说就算是美梦成真吧,所有的事情都觉得挺开心的。

---YOKA男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