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味VC:最自信的人才可以做绅士



前几天有人在MSN上问我,最近国内有什么可听的新专辑?
我说太骚锐了这冬天不是创新天我忙着怀旧没工夫听新砖。
于是那人说好吧拜拜。
我一愣神儿,哎哟等一下,有啊有啊。
果味VC。
那人问好听么?
好听,好听,无比好听。
有多好听?
好听到——我根本记不住词。

我承认自己是个俗人,为了附庸风雅写那些专辑的听后感,可是耳拙的我听不出编曲的好坏,于是只能忽悠大家:哎哟你看那个词,多么强大。你看这个词,多么风雅。你看她写的,多么忧伤。你看他写的,多么妖艳。
  
《伟大的复兴》到底是一张什么样的专辑,我形容不上来,因为将耳机塞到外耳道的一瞬间,我就被强大的音乐彻底打败,溃不成军。
  
很少有一张专辑我听了10遍以上却回忆不起任何一句词。你可以说是因为VC的词不那么精致可爱,而我更愿意解释为,音乐太强大,强大到一边流行歌曲最喜欢使用的花俏讨喜的语言在音乐里反而显得苍白,不那么重要。
  
如果给这张专辑一个关键字,我只好说:“攻”。
  
有多攻?攻到你不断被耳朵里的声音提醒,不由自主放下手上的一切——因为如果不一心一意去听,根本招架不住这样的音乐。所以你坐公车的时候不要听,以免坐过站,所以你上班的时候也不要听,因为极其影响工作效率。
  
需要很虔诚,很虔诚,需要小心翼翼,才不会在音乐的气场突袭之下成一个傻子。
  
一张专辑当然不可能每一首歌都气势汹汹剑拔弩张,就连战争片都需要来一段感情戏,所以他们当然要有那么些温情脉脉的轻声细语,就像在午后三点的柔光里,仗剑独立的绅士。
  
可如果你以为VC的王朝就这样软糯下去,你就错了。
  
绅士是什么样子?是吃饭时为你拉开桌椅,下车时为你打开车门,天寒时为你脱衣御寒的男人。任何人,无论男女,都可以轻易对莽夫说NO,却永远无法拒绝绅士。所以,绅士是小心地用优雅藏好自己全身的攻击性,温柔狩猎的野兽。
  
只有最自信的人,才可以做绅士。
  
只有最自信的乐手,才做得出这样的音乐。
  
如果拿历史做比喻,1978的开始是创世纪的意气风发,从午后三点开始太平盛世、歌舞升平,The Great Disappointment是盛世将衰前狠狠注射的那一剂肾上腺素,到罗素广场的时候,废墟上看到新的希望。
  
这里说一下第十首歌《木偶剧》,VC的吉他手刘韬的作品。歌不是不好听,刘韬不是不美貌,只是这首歌和整张专辑的风格,有那么一点点不搭。与其硬将歌塞进倒数第二首,为什么不做成BONUS TRACK,作为一场饕餮后的别致小点不是更好。
  
如果硬要让我给出4星而不是5星的原因,以上就是。
  
恩,这就是《伟大的复兴》,你会不由自主,一次又一次甘愿被击垮。但请务必小心,不要因为找到音乐,结果迷失了自己。

问/Seine
2008/12/10 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