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y:张岭《女人的歌》摇滚老兵,爵士新传



当“黑豹”成了“黑鲍”,当“唐朝”变为“唐潮”,而崔健更是化身为十八朵金花的护花使者时,你还会觉得让生活早已经不摇滚的中年人,执着地在摇滚的田野上奋斗,是一件值得歌颂的事吗?

至少从张岭的例子可以证明,摇滚并不是所有曾经玩过摇滚的音乐人唯一的出路,毕竟这又不是无期徒刑,非得一入摇滚门,从此摇且滚。以音乐的角度而言,做音乐的最高境界,不是为某种曲风或信念守身如玉,而是要会“见风使舵”,在什么样的生活状态上就写什么歌,在什么样的年龄结构上就唱什么歌,而不是抱着摇滚乐的金字招牌,就可以一边吃着海鲜,一边嚷着没钱,招人同情、骗取共鸣。要知道,有时候在真实的生活面前,所谓的精神不过像是一个有漏洞的程序,一不小心就被弄虚作假这个木马给利用了。

张岭在这张《女人的歌》专辑里所表现出来的最大特点,全都是可以和真实沾边的词汇,比如说松驰、自然、惬意、洒脱、从容,总之就是一个小有成就的四十岁文艺男人,其生活中最本质、最透明的一面。而十几年的摇滚乐手履历,赐予张岭的亦不是教条的叛逆和僵化的愤怒,而是一种宽容的眼界、历练的底蕴,体现出一个男人经过沉殿后的冷暖自知。

在歌曲的演绎上,张岭同样也是轻装上阵,丝毫没有什么成为中国版托尼·本内特或者纳京高的雄心壮志,甚至也不去强求英语如何转换成中文的兼容问题,依然固我的以一副京片子的嗓音,来演绎深情的爵士、动感的放克,以及忧郁的蓝调。因此,他的爵士既不是美标,也不是欧标,而是纯粹的国(家)标(准),还是堂堂正正北京制造的那种。

除了《女人的歌》、《第六种感知》这样透着成熟和优雅的醇厚之音外,专辑最值得推荐的莫过于一曲《我有钱》,在这里,张岭不仅玩出了布鲁斯音乐大白话的神韵,更是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嘲笑了某些富在手里、穷在嘴里的摇滚英雄,解气!

文/Eddy
2008/03/30 18:32